屋邨升價有辦法?(下)

這回輪到談談中文名,「帝峯.皇殿」,「傲瀧」,「御葡萄」,「溋玥」,「皓畋」。

 Photo credit:  David Woo  @Flickr

Photo credit: David Woo @Flickr

先說標點,網友舉起的改名比賽,有不少都加上間隔號「.」,據說有瞬間升價十倍之效。

觀龍樓 —> 觀龍.璽

健明邨 —> 景嶺.明峯

「帝峯.皇殿」

間隔號在日常寫作的用處有限,較常見是用在外國人名字,用來區隔開名和姓,例如,唐納德.特朗普 (Donald Trump)、華倫.巴菲特 (Warren Buffett)、大衛.碧咸 (David Beckham) 等,借用洋人的名字才用的間隔號,來命名樓盤,令人看來洋氣,好像別具氣派。

另一方面,中文行文要典雅,通常需要引經據典,由於昔日權貴士人,無不以飽讀詩書為榮,故出口成文,行文以經典章句為範,是故,文言文成為中文書寫的正式語言,相對而言,各地的方語白話,則成日常生活的非正式語言。

地產商喜用生僻字詞,玩弄的又是什麼技法呢?

用詞越生僻,就越有文言的味道。文言文比白話有更活用詞類,不時會把名詞或形容詞,用作動詞或副詞,如《貓捕雀》一文有「乃有憑權位,張爪牙,殘民以自肥者,何也?」,「肥」字一般解「胖」,屬形容詞,此處則作動詞,解「令其得益」。

「傲瀧」,「傲」字的現代用法多是作形容詞,傲慢、傲氣等等,但在文言,亦可用作動詞,如《呂氏春秋》中「傲小物而志屬於大」,意即「藐視瑣事而專心於遠大的目標」。「瀧」字非常生僻,作名詞用時,解作「湍急的水流」,宋詩則有「鼓旗西征上奔瀧」,所以「傲瀧」的構詞看起來像文言。

「御葡萄」,「御」是帝皇的意思,御花園,是皇帝及后妃憩賞的園林,借用宮廷的地方命名格式去取名,也是取其高貴的氣派。

「溋玥」,音「盈月」,「溋」極不常見,在古代同「盈」,因此,作動詞時,解作「充滿」的意思。「玥」亦是生僻字,意即古代傳說中的神珠,想是與其英語名字 (Providence Peak) 中的神力相配。 

「皓畋」,音「浩田」,「皓」雖較常見,但一般用在成語中,「明眸皓齒」,是「潔白」的意思,或是「皓月當空」,解作「明亮」,杜牧詩有「寒光垂靜夜,皓彩滿重城」,反正都是文學作品的用詞,一看便有高雅的感覺。「畋」則極罕見,出自上古經典的《書經》,意為「耕種」或「狩獵」。

由此可見,地產商大玩間隔號、皇家用語和生僻字詞,都是為了營造高貴典雅的感覺。可是,他們忽略了地名要與地方相配。過份浮誇的名字,無法令人聯想所在之地,已是溝通失敗了,更何況是名不符實(帝峯上,住的不是皇室成員),不更令人尷尬不已?

三件 On-the-Go 可做的事

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中,上班一族經常要遊走巴士地鐵之類的狹窄空間,晨早時想在車廂補個眠?放工時想靜靜看篇文章讀點書?如果你附近有愛吵鬧的小孩、要遙遠指揮地盤工的科文,或要走遍十八區格價的師奶,那就真的祝你好運了!

因此,不論出門上班,或是要出差登機,不可不準備的,必定是隔音效果優良的耳機,以及預載豐富內容的手機。

1) Blinkist

對於分秒必爭的都市人來說,看書是奢侈品,可是,職場竸爭那麼劇烈,能不花點時間進修嗎?

2012 年才創立,Blinkist 由四位德國年輕人互相傳閱筆記起家,四年內擁有過百萬的用戶,現時有超過 2,200 本暢銷工具書的「筆記」,亦稱 Blinks。Blinkist 將每本書分成十頁的小「筆記」,令訂戶迅速掌握工具書的要點,排隊候車的幾分鐘,已足夠看完一本書的十個 Blinks,付費用戶更可以下載音頻,隨時隨地學習有用知識,題材涉及工商管理、個人發展、時間管理、投資理財、兩性關係等19個範疇,可算是忙人的恩物。

2) Audiobook

有聲的書,跟一般的書本有何分別?除了有專業配音員,將全本書讀出來給你聽外,更是邊走邊學的好方法。你有沒有好些想讀的小說,但一直找不到時間好好坐下來讀完? 有聲書,就能幫你解決這個煩惱。不論是小說還是工具書,都可以先下載到手機,特別在飛機上,幾個小時沒有網絡的機艙裡,有聲書是遠途旅程的良伴。

在美國,有聲書的書庫更有一系列的教授講座,每天花半小時,三兩個月便可完成大學級數的課程,在路上也能學習,別再像你旁邊的人一樣,只用手機看韓劇八卦新聞。

現時最受歡迎的 Audiobook 平台,有 AudibleScriblLibriVox

3) Podcast

在互網網的世界中,每個人都可找到適合自己的節目,Podcast 在國外已是相當成熟的平台,可供不同創作人或行業 KOL 定期主持節目,大談各式各樣大眾小眾的話題,你能想像到的,要多 niche,都各有粉絲聽眾。Podcast 以音頻節目 (audio) 為主,基本與聽電台節目無異,不同之處,在於 Podcast 一般是預先錄製,再經互聯網發佈,在出門前,可預先下載好一大堆節目,即使在訊號不良的地鐵車廂,也無礙收聽,國外節目包括各大新聞媒體的時事點評,以及深入探討特定話題,不論是上下班,還是在排隊的短短幾分鐘,也可與時並進,汲收各式新知要聞。

Accidental Tech Podcast (ATP): 三位美國 IT 人大談最新科技發展,每逢蘋果公司有新聞發佈,必定會有新節目,深入討論。

FT News: 英國金融時報的新聞 Podcast,每日上載不長於 20 分鐘的新聞摘要。

Relay FM: 英國獨立 Podcast 網絡,包括眾多談不同小眾題目的節目,其中有專談自僱工作的 Cortex、科技如何影響生活的 Upgrade 等等。

香港本地製作的 Podcast 暫時集中於電台和近年新興的網台節目,不過,假以時日,相信香港獨立製作的 Podcast 也能大放異采。

Photo credit: Mykee Alvero @Flickr

詞不達意

合作原則,是我們每日溝通時所會遵從的準則,不過,不簡潔不切題的對話,經常也會聽到,那是否代表對方不「合作」呢?

「合作原則」,假設我們都是朝這單一目標進發,但人類的思想多變複雜,不時會違反這四個準則:

第一:簡明到位

問「你有帶手錶嗎?」

答「我有帶,可是,地鐵故障了。」

這個回答看似過份詳盡,明明對方只是在問時間,但想像如果對方已經在餐廳等你半個鐘,你一來到時,便問你有沒有帶手錶,其實是在埋怨你遲到,這時,你就不應只回答時間,而應交代遲到的原因。

第二:力求真實

1963年,約翰·甘迺迪在西柏林的演說:兩千年前最令人自豪的一句話是「我是羅馬公民」。時至今日,在這自由世界中,最令人自豪的一句話則是「我是柏林人」……所有自由人,無論生活在哪裡,都是柏林的公民。因此,身為自由人,我以「我是柏林人」感到自豪!

當時的柏林人聞言後,無不歡呼喝采,但甘迺迪總統是美國人,而不是德國人,明顯是違反了「力求真實」的準則。可是,柏林人假設甘迺迪的說話仍然遵從「合作原則」(位高權重的人也很少在公開場合胡言亂語),因此,他們將「我是柏林人」理解為「我會支持柏林人」。事實上,這也是甘迺迪來西柏林演說的目的。

第三:切題相關

問「現在幾多點?」

答「對街的餐廳還未開門。」

這個回答看來不切題,沒有回答到問題,可是,當你真的不知道現在確實時間,而你們又了解這地方的背景資料,那麼,這樣的回答其實是說:「現在至少沒到餐廳營業時間」,算是個折衷的回答,因此,仍然符合「合作原則」。

第四:清𥇦易明

問「志明聽到這消息後,有什麼反應?」

答「他兩邊嘴角微微向上翹起。」

在這個例子中,這個回答一點也不清晰易明,正常的回答應該是「他微笑了」。可是,我們都假設大家有同等的智商和語言能力,所以對方一定清楚「他微笑了」才是正常的回答,而唯一不用這回答的理由,就是想表達更深一層的意思:我看他是微笑了,可是,我覺得他不是真心,只是假裝微笑的。

總而言之,遵從這四大準則可以用來表達一般的意思,提升溝通效率。可是,即使我們偶爾違反這些準則,也不一定代表我們不合作,反而是想表達更深一層的意思。

 

有興趣的朋友,不妨一讀以下有關的資料:

搜尋:Grice's Cooperative Principle; 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

Baker, M. Pragmatic equivalence. In Other Words: A course book on translation, 1992. London: Routledge, 217–59.

Huang, Y. Classical Gricean theory of 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. Pragmatics, 2006. New York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 23–32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