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不達意

合作原則,是我們每日溝通時所會遵從的準則,不過,不簡潔不切題的對話,經常也會聽到,那是否代表對方不「合作」呢?

「合作原則」,假設我們都是朝這單一目標進發,但人類的思想多變複雜,不時會違反這四個準則:

第一:簡明到位

問「你有帶手錶嗎?」

答「我有帶,可是,地鐵故障了。」

這個回答看似過份詳盡,明明對方只是在問時間,但想像如果對方已經在餐廳等你半個鐘,你一來到時,便問你有沒有帶手錶,其實是在埋怨你遲到,這時,你就不應只回答時間,而應交代遲到的原因。

第二:力求真實

1963年,約翰·甘迺迪在西柏林的演說:兩千年前最令人自豪的一句話是「我是羅馬公民」。時至今日,在這自由世界中,最令人自豪的一句話則是「我是柏林人」……所有自由人,無論生活在哪裡,都是柏林的公民。因此,身為自由人,我以「我是柏林人」感到自豪!

當時的柏林人聞言後,無不歡呼喝采,但甘迺迪總統是美國人,而不是德國人,明顯是違反了「力求真實」的準則。可是,柏林人假設甘迺迪的說話仍然遵從「合作原則」(位高權重的人也很少在公開場合胡言亂語),因此,他們將「我是柏林人」理解為「我會支持柏林人」。事實上,這也是甘迺迪來西柏林演說的目的。

第三:切題相關

問「現在幾多點?」

答「對街的餐廳還未開門。」

這個回答看來不切題,沒有回答到問題,可是,當你真的不知道現在確實時間,而你們又了解這地方的背景資料,那麼,這樣的回答其實是說:「現在至少沒到餐廳營業時間」,算是個折衷的回答,因此,仍然符合「合作原則」。

第四:清𥇦易明

問「志明聽到這消息後,有什麼反應?」

答「他兩邊嘴角微微向上翹起。」

在這個例子中,這個回答一點也不清晰易明,正常的回答應該是「他微笑了」。可是,我們都假設大家有同等的智商和語言能力,所以對方一定清楚「他微笑了」才是正常的回答,而唯一不用這回答的理由,就是想表達更深一層的意思:我看他是微笑了,可是,我覺得他不是真心,只是假裝微笑的。

總而言之,遵從這四大準則可以用來表達一般的意思,提升溝通效率。可是,即使我們偶爾違反這些準則,也不一定代表我們不合作,反而是想表達更深一層的意思。

 

有興趣的朋友,不妨一讀以下有關的資料:

搜尋:Grice's Cooperative Principle; 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

Baker, M. Pragmatic equivalence. In Other Words: A course book on translation, 1992. London: Routledge, 217–59.

Huang, Y. Classical Gricean theory of 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. Pragmatics, 2006. New York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 23–32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