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生門與鹽柱

近日,《羅生門》一曲紅遍網絡,男生痴戀女生良久,十年後,女生開腔,說男生毫不了解她,只靠幻想,才會念念不忘。


同一事實,經雙方各自詮釋,旁人得到截然不同的印象,究竟如何探知實情?這是黑澤明的經典詰問。可是,這種觀念之落差,豈止只出現在電影歌詞中?

禮貌式撒謊

「友誼永固」、「保持聯絡」,我們在畢業紀念冊上也寫過不少,卻有多少中小學朋友,到現在還有聯絡?偶爾遇上,說句「得閒飲茶」,跟告訴人「有緣再會」又有何差別?或許差別在於,後者更誠實一點。


對我們來說,這種白色謊言簡直是家常便飯,連老實人也不介意,多說幾句以求個心安。為何要求心安?因為我們的時間都不夠用,怎可能維繫數以十段友誼?明知做不來,便撒個堂皇的大話,再用社會規範將視之為「禮貌」象徵, 大家還不趨之若鶩?


可是,這樣的謊言真的無害嗎?顯然不是,我們真的想跟喜歡的故友保持聯絡,真的希望跟某些人友誼永固。痴戀男生只是我們的一百步,一般人往往站在五十步的處境。我們明知無數舊相識早已消失於記憶塵埃中,卻樂觀認定自己是獨一無二,對方必會記得自己。對方沒有狠心拒絕自己,便繼續幻想那個有朝一日,活在自我幻想的世界,難道不可笑嗎?

回看即鹽柱

羅得的妻子在後邊回頭一看,就變成了一根鹽柱。
— 《創世記19章16節》

聖經中,天使事前便告誡過羅得,快逃走了,別回頭看那惡貫滿盈的城市。可是,城毀之際,他妻子仍忍不住回看,終受永恆的懲罰──變成鹽柱,永遠看著同一方向。


我們想變成鹽柱,無止境地凍結在往日時光嗎?


也許社會需要訂下新規範──承認我們並無能力,維繫與所有相識的關係,停止再說「保持聯絡」之類的謊言,反而應決斷地告訴別人,我們沒餘暇去關顧他們。


本應誠實地活在當下,好好對待身邊的父母、兄弟姊妹與情人,有餘力去結交一小群好友,便是額外收獲,何必再用言語去自欺欺人?


既然不想浪費時間精力去等對方(那位早已忘記你的朋友),便不要在字裡行間留一手去拖著別人,你可能不知道他真的早晚在更新電話。


我們畢竟是凡人,回頭終究難免,變成片刻的鹽柱,但及早醒悟,令那道羅生門失了支柱,枷鎖咒語自能解除。

羅生門 by Juno Mak & Kay Tse on @AppleMusic.